金隅翡丽·爱公馆小区隐匿在一条窄街内

2020-06-17 17:49

按照当年的规划,溪城家园与南侧的“招商嘉铭·珑原”同属一个地块,如今两个小区被一条市政马路隔开,自然也就没有了“建设单位通过增设护栏、绿植等方式将管理区域分割”的问题。

米黄色的欧式围墙背后,是四栋红白相间的板楼。如果不细看,很难发现四栋楼外观的区别——位于小区西侧的两栋楼,楼层更高,窗户更大。

“西边这两栋才是真正的金隅翡丽商品房,东边那两栋是公租房,交房时,很多业主都觉得被坑了。”2014年12月,金隅翡丽建成交房,争议随之而来,与诸多邻居一样,业主周毅发现,售楼时承诺的封闭管理小区,多了两栋公租房,四栋楼间距不大,之间仅有简单的绿化。

“商品房的业主,显然不希望公租房业主与我们共用设施。这些设施都是商品房业主花钱建的吧,凭什么跟人共用?咱说难听点儿,如果这小区只是公租房,能有这样的绿化吗?能有喷泉吗?”

“买房的时候,商品房配建公租房的规划其实已经定了,但销售故意不提,而且口口声声说商品房是封闭的。”据周毅介绍,由于业主普遍不认同商品房与公租房同处一区的规划,曾在收房前后组织了多次维权活动。

其中,“在同一个物业管理区域内的商品住房、自住型商品住房和保障性住房,应由一家物业服务企业实施管理,业主共用配套设施,建设单位不得通过增设护栏、绿植等方式将管理区域分割”的规定,引起外界关注。

日前,《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和自住型商品住房物业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向公众征求意见。

“物业是否一家,还不是业主最关心的,我们更关心商品房带来的社会资源。”34岁的陈鹏,住在北五环外的溪城家园,这里是京城最早的两限房之一。

2014年9月,地块配建的小学首次招生,教委的一纸通知,却让相安无事的两个小区,第一次有了“资源冲突”。“按照原来的规划,我们就是一个小区,学区应该是一样的。但教委当时的说法,我们是临时划入学区。”正是“临时”二字,让溪城家园的业主们不能接受,“凭什么规划是一起的,真引入优质资源,我们就成了临时?”

事实上,“同区域、共资源”的政策,拥有更为广泛的象征意义。由于保障房政策的推行,京城近年来的住宅地块均有保障房配建,商品房、保障房如何达成“和平共处”,是无法逃避的话题。

一边是3万元/平方米的商品房,一边是5千元/平方米的保障房,“割”与“不割”,远非“公平”二字可以简单诠释——业主利益、物业管理、资源分配……一墙“割”开的,是多个不同利益群体的博弈。

也许是迫于压力,开发商在小区内补种了两排密集的松树隔挡,才形成了如今一分为二的局面,但对于商品房业主重新建设围墙的要求,开发商并没有进一步处理:“现在两栋公租房还没建完,谁知道以后怎么着呢?我们这边的业主现在忙着装修,也没什么好办法。”周毅说。

北五环外,黑泉路一路向北,金隅翡丽·爱公馆小区隐匿在一条窄街内。

在陈鹏看来,街那边是动辄千万的“豪宅”,街这边是单价6000元的“保障房”,学区的划分,被利益纠葛的砝码所左右,结果可想而知。“后来业主努力了多次,教委终于认同了两个小区实际是一起的。现在成立居委会,我们两个小区也被划在了一起。今后有什么问题,大家还是要一起解决。”